陷阱中的白狼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7
  • 来源:无翼之漫画漫画大全集_无翼之漫画漫画全彩_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

  小山村沸騰瞭,村民們連續幾天的擔憂和恐懼隨著一大一小兩隻狼的“落網”而漸漸消失,全村的老老少少、男男女女都聚集到村西頭山坡的一個土坑前。

  一大一小兩隻狼正在裡面歡騰跳躍,每一次的努力目標都很明顯,就是想要逃離這個是非之地。對它們來說,此舉卻是徒勞無功,喊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。

  村長看見這一幕,對身邊的嶽泳說:“活該,這是報應啊!一會兒我們就送它們上西天!”

  坑底下的那隻大狼好像聽懂瞭人話,恐懼和悲戚的神情彌漫在它的臉上,肌肉一顫一顫地抖動,片刻,它放棄瞭跳出土坑的想法,而是用自己的雙爪緊緊地抱住瞭小狼,抬高瞭頭顱往上面望去。

  看到這一幕,嶽泳接著村長的話說:“是呀,這兩隻畜生禍害瞭我們多少隻豬羊啊,現在知道害怕瞭吧?可是晚瞭!哼哼,一會兒就抽你們的筋,扒你們的皮!”

  嶽泳傢也是受害者,狼襲擊小山村的時候,他傢在半個月內一共損失瞭兩頭豬一頭羊,最讓他擔心的是自己的小孩子。幾天前的傍晚,孩子告訴他說,爸爸,我剛才在村西頭遇見瞭一隻“大狗”,尾巴長長的,目光兇兇,就站立在我的面前。小孩子一動不動,那“大狗”盤膝而坐,靜靜地看著他,最後,小孩子哭瞭,大聲地哭起來,有大人走過來瞭,“大狗”才悻悻地離開。嶽泳知道自己兒子口中的“大狗”就是吃人的狼,太危險瞭,現在想想後脊梁背都直冒冷汗!

  村民站在坑前,往下張望,在那裡議論起來,先是痛數瞭狼的罪惡,後就在一起商量怎麼處理這一大一小兩隻狼。有人說,幹脆往下面扔木柴,然後點上火,燒死它們;有人建議,不管不問,活活地餓死它們,看這情形,它們肯定是自己爬不上來的,這樣還可以得到兩張狼皮,金貴著哩!

  村民的想法都集中在兩點上,前一個解恨,後一個實惠,他們爭執不下,就過來找村長拿主意,“村長你贊同哪一個方法,拿個主意吧!”

  村長站在那裡,沒有馬上回答,而是從衣兜裡拿出一根煙來,不慌不忙地點上瞭,吸瞭一口,煙霧四處散開的時候,緊蹙的眉頭也展開瞭:“嗯,這兩個方法都不錯,可是唯一的缺點,就是用的時間都太長瞭,也太麻煩,我們幹脆就用石頭往下砸吧,把它們都砸死,既可以解恨,也可以得到狼皮。”

  大傢一聽,覺得這個辦法實在絕妙,也很簡單,都躍躍欲試,四下裡散開,尋找石頭去瞭。

  石頭在山村裡到處都是,不一會兒的工夫,十幾個村民的手中都拎著一個石疙瘩,他們隻要往下一砸,一大一小兩隻狼立刻就會殞命在土坑裡。

  最先撿到石頭的一個村中後生走到瞭坑前,瞄準下面的那隻大狼就砸瞭下去,砸得很準,下面傳來瞭一聲沉悶的嗚嗚聲,淒厲而痛苦。那個後生高興地在上面喊瞭起來:“砸到瞭,砸到瞭,大傢都快過來啊!”很多村民一聽,都探頭往下看,看見那隻大狼一身是血,大傢幸災樂禍地笑瞭起來。

  他們也舉起瞭自己的手,就在他們將要把石頭往下砸時,突然在曠野中傳來一聲狼嚎,聲音威嚴而恐懼,震動瞭現場所有人的心魄。

  在村民們一愣神的工夫,從對面地方200多米的地方,不知道何時出現瞭一隻狼,正疾步往這裡奔來。這隻狼一身白色,似在月光下漂過一般,模樣比洞下的狼還要高出一頭,腿粗健行,如電閃過,一會兒的工夫就站立在離村民不足十幾步遠的地方瞭,然後停下腳步,與村民們面對面地對視著,眼睛通紅一片,如血染過一般。

  村民們一時間駭然至極,片刻間大腦一片空白,半晌才明白過來,原來這是土坑下被困狼的同夥,剛才一直在遠處觀望著,這裡一舉一動都在它的眼裡,恐怕是看見人們已經對它們動手,情況危急,便不顧一切地跳瞭出來。

  村民們雖人多勢眾,卻也不敢與它對峙,呼啦一下往後退去,在距離土坑20多米的地方停下,把手中的石頭攥得緊緊的,以防不測。

  那隻白狼看見人們退去,也不追趕,而是在土坑的四周轉起圈來,好像在思考著什麼。轉瞭十幾圈後,它飛速地離開瞭土坑,往後面的山坡跑去。一會兒的工夫,它嘴裡銜著、前爪抓著一些枯枝過來,然後往土坑下面丟去,丟完再去尋找,一趟又一趟,幹得熱火朝天,滿頭大汗。

  村民們看見這一幕,開始很奇怪白狼的舉動,但看著看著就看出瞭門道:原來,這白狼往下扔枯枝,是想把土坑墊高啊,裡面的“俘虜”好借此往上爬升,逃離險境。好精明的白狼啊!

  幾十趟過後,底下的枯枝已經累積瞭一定的高度,下面的一大一小兩隻狼也頻繁地踩著枯枝往上爬升。可是枯枝太少,也太軟瞭,一次又一次,都從上面摔瞭下來,不僅沒有達到效果,反而消耗瞭巨大的體力。

  白狼在上面看得清楚,下面每一次白費功夫,都換回它無數次嘆息。它又開始在四周轉起瞭圓圈,一圈又一圈,神色焦急而痛苦,最終它停瞭下來,好像做瞭一個決定,於是,人們看到一道白光閃過,白狼消失不見瞭。

  “白狼跑哪裡去瞭,怎麼不見瞭?”村民們以為白狼又跑去找枯枝瞭,但半個小時過去、一個小時過去瞭,還是不見白狼的身影,人們等得心急,有膽大的人說:“我們過去看看吧,看看白狼搞的什麼鬼。”

  村民們雖然還心有餘悸,但畢竟是人多勢眾,紛紛附和道:“走,走,看看去,大傢小心一點兒啊!”

  村民們小心翼翼地往前探去,重新來到瞭土坑前。他們往下一看,裡面已經是3隻狼的身影瞭,白狼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跳瞭下去。白狼此時正彎曲著身體,它與那隻大狼首身相接,壘成一道狼墻,小狼在最上方,身體一努一努的,可是由於那土坑實在是太深瞭,小狼在做瞭最終的努力後,得到的卻是免不瞭從上面掉下來的結果。一次次的摔倒,一次次的重試,一副永不放棄的樣子。

  村民們看見這一幕,禁不住被白狼犧牲自己也要救出同伴的舉動感動瞭,他們都放下瞭手中的石頭,沒有人再提出殺戮這3隻狼的提議,也好像忘記瞭它們曾經對自己所帶來的傷害,對這3隻狼的行為產生瞭好奇:“它們是什麼關系啊?你看那兩隻大狼,一門心思想要把小狼營救出去。”

  還是村長有經驗,他仔細地看瞭看,很平靜地說道:“它們是一傢子,白狼是一傢之主,大狼是隻母狼,那隻小狼是它們的孩子。”

  下面的狼父母充耳不聞村民的談話,繼續它們的營救計劃。

  看見它們想逃跑,有的村民開始又提如何處理它們的話題:“哈哈,這次是一網打盡瞭,我們沒有什麼擔心瞭,繼續行動吧。”

  人們的思維又被拉到這上面,有人應和,開始又拾起丟掉在地上的石頭。村長卻制止瞭:“我看算瞭吧,放瞭它們吧。”

  “這怎麼能行,放瞭它們又重新作惡怎麼辦?”提出疑問的人看著村長問道。

  村長說:“動物都是有靈性的,放瞭它們會知恩圖報的,我想它們不會再來騷擾我們的,更何況現在我們殺瞭它們,說不定還有它們的同夥要報復我們的,放瞭、放瞭,聽我的!”

  眾人看村長下瞭決心,也很有道理,便不再說什麼,四下裡尋瞭許多的樹枝,往下扔去,然後就陸陸續續地離開瞭。後來,這一傢子就爬上瞭土坑。白狼在離開小山村的時候,一步三回頭,對這裡的人們充滿瞭無限的感激。

  它們離開瞭這裡,從此以後再也沒有來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