黃白銀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5
  • 来源:无翼之漫画漫画大全集_无翼之漫画漫画全彩_无遮挡黄漫漫画全集

  意外得金

  高安泰是個精明的藥材商。這天,他帶著夥計劉四到南方去販藥材。誰知剛走到半路,就著瞭奸人的道兒,兩個人都被下瞭蒙汗藥,醒來一看,所帶銀兩已被洗劫一空。

  當晚,兩人隻得在一個破廟裡棲身。劉四靠著墻打起瞭呼嚕,高安泰卻睡不著,越想越覺得自己倒黴。忽然,他聽到廟外傳來瞭腳步聲,忙喚起瞭劉四,躲進瞭暗處。

  隻見兩個人跨進廟來,是一對老夫妻。他們進瞭廟,先跪倒在地,對著菩薩拜瞭拜,然後掀起地上的青磚,刨瞭一個坑,拿出一個包裹埋進坑裡,又鋪上瞭青磚,相互攙扶著走瞭。

  等老夫妻走遠瞭,劉四小聲問道:“當傢的,你猜他們埋的啥?咱扒出來看看!”說著,他就扒出瞭包裹,打開一看,不覺驚叫出聲,“天吶,金子!”

  高安泰湊近一看,裡面全是金錠子,少說也有二百兩。劉四興奮地說:“當傢的,咱可發財瞭!這麼多金子,咱們一輩子也花不完呀。”高安泰點點頭說:“正好可以先拿去做生意。”

  兩個人就帶著包裹出瞭廟門趕路,天明時分來到一個小鎮上。此時,兩個人都已走得腿軟腳麻,饑腸轆轆,於是,尋到一傢飯館,要瞭幾個包子兩碗湯。吃飽後,劉四掏出一個金錠子結賬。小二看瞭看金錠子,疑惑地問:“你這是啥呀?”

  劉四取笑他:“這是金子呀。咋,你都沒見過金子?”

  小二一撇嘴說:“我見過金子,沒見過你這樣的金子。這金子我不要,你換塊銀子吧。”

  劉四笑他:“你真是井底的蛤蟆——沒見過世面。哥哥告訴你個辦法,一試就靈。這金子軟啊,一咬就能咬出個印兒來。”說著,他拿起金錠子,咬瞭咬,誰知這一咬就感覺不對頭,這金錠子太硬瞭,快把牙給硌掉瞭,也沒咬出個牙印兒來。

  小二冷笑道:“咬啊,你接著咬啊。”說完,他就不客氣地把他們趕出瞭飯館。

  兩個人打開包裹仔細一看,發現那些金錠子比平常的金子略白,又比銀子略黃,顏色有點奇怪。劉四問道:“當傢的,這是不是金子啊?”

  高安泰拿瞭個金錠子在手裡掂著,雖也是沉甸甸的,倒真不太像金子,他一時也疑惑瞭。劉四嚷嚷道:“非金非銀,原來是廢物。快扔瞭吧,省得帶著累贅。”

  高安泰轉瞭轉眼珠,說道:“非金非銀,或許比金銀更值錢。咱們帶著繼續上路吧。”

  高安泰心想,他和常州的老於傢做瞭很多年的買賣,也算是老主顧瞭,跟他說說,或許能賒得些藥材回去販賣,完瞭再把銀子還回來。

  於是,主仆二人一路討著飯,來到常州,尋到老於傢。於掌櫃看到他們衣衫襤褸的樣子,一時驚得說不出話。高安泰將路途所遇講瞭一遍,於掌櫃連忙帶二人洗澡換瞭衣裳,又招待瞭飯食。

  吃飽喝足,高安泰謝過於掌櫃,說出瞭自己的想法。於掌櫃略帶歉意地說道:“高掌櫃,我做的是小本買賣,是跟藥農們賒來的藥,答應他們等藥賣出即刻還錢,你若拿走瞭藥,我不給他們錢,他們就不會再信我的話,以後我這生意就沒法做瞭。”

  說著,於老板從袖袋中掏出一個銀錠子,放到高安泰手上:“高兄,這點銀子,也足夠你們二人回傢瞭。生意嘛,今年沒做成,明年可以再做,總有東山再起的時候。”高安泰謝過瞭於老板,帶著劉四告辭出來。

  非金非銀

  隻不過,高安泰並沒直接去碼頭租船回傢,而是在街上轉悠著。劉四問他為何不回傢,高安泰說:“我估摸著有二兩銀子,咱們就能搭船回傢。餘下的銀子,盡可以買些名貴藥材帶回去,多少也賺一些。咱們這一趟,總不能白跑吧。”劉四隻得聽從。

  高安泰貨比三傢,終於在一傢藥材鋪子選中瞭貨物。正要買貨,卻聽到一聲斷喝:“慢著!”隻見門簾掀起,於老板冷著臉走瞭進來。原來於老板見高安泰雖十分落魄,但隨身攜帶著一個沉甸甸的包裹,看樣子裡面裝的非金即銀,懷疑他話裡有假,就派人悄悄跟著他們。

  聽說他正四處挑選貨物,於老板更確信他編瞭套瞎話,是想冠冕堂皇地甩瞭自己,這才怒氣沖沖地趕瞭過來,說:“高兄,你若嫌我傢貨物不好,想另尋他傢,直說便是,又何必演出戲來誆我呢?”

  高安泰連忙解釋瞭一番。於老板還是不信,眼睛盯著他的包裹。沒辦法,高安泰隻好倒出包裹裡的錠子說:“這些錠子非金非銀,花不出去。賢弟你剛贈我的銀子,我想省下一點,買點貨物回去,好歹賺一點兒啊。”

  於老板拿過那些錠子看瞭看,確實非金非銀,一時也想不透高安泰的話是真是假。他一擺手道:“高兄既然花不瞭這麼多銀子,我就不贈你這麼多瞭。贈瞭你銀子,你卻到別傢店鋪買貨,我心裡不舒坦。你剛才不是說二兩銀子足夠搭船回傢瞭嗎?那就給你二兩吧。”說完,他收起那錠銀子,從袖袋裡掏出二兩碎銀子,丟給瞭高安泰,揚長而去。

  高安泰不敢再作他想,帶著劉四直奔碼頭,搭船回傢。

  船行幾日,到滄州靠瞭岸,此時,離傢還有三百多裡。兩個人這一路要吃要喝,眼下隻剩百十個大子,雇不起車馬,隻能靠走瞭。他們也不住店,那百十個大子,隻用來買飯吃。

  又走瞭幾天,百十個大子也已花完,又得討飯瞭。劉四還行,每到一戶,多多少少總能討到點兒吃的,但高安泰就慘瞭,常常空手而歸,還要遭到人傢的白眼和數落。

  劉四隻好把自己討來的分一半給他吃。可沒過兩天,劉四居然也討不到瞭。人傢不光不給他們吃食,還不給他們好臉色。劉四可憐巴巴地問人傢:“我都快餓暈瞭,你就不能發點善心嗎?”

  對方冷笑道:“你們帶著一兜子金銀,卻跟我們這窮苦人傢來討吃食,真不要臉!”劉四這才明白,高安泰始終背著那個包裹,一走路就叮當作響,人傢都以為裡面是金銀財寶。

  劉四餓得不行,就勸高安泰,還是把那些沒用的東西扔瞭吧,不然,再討不到吃食,兩人非餓死不可。高安泰卻把眼一瞪:“這東西非金非銀,世間罕見,肯定非常值錢,哪能就這麼扔瞭?”

  劉四急得直跺腳:“當傢的,錢財都是身外之物。咱要是餓死瞭,還要這值錢的東西幹嗎?你說它值錢,怎麼連個包子都換不來?”

  高安泰仍然振振有詞:“寶貝當然不是普通人就能識得的。”

  高安泰讓劉四先走,快些到傢騎馬回來接他。他眼下雖餓,但未必一時就會死。

  劉四想想,這也是眼下唯一的辦法瞭,就告別瞭高安泰,先走一步。

  作繭自縛

  果然,劉四一個人就能討到吃的,腳下也快,行瞭五日,就趕回瞭高傢。他把情況一講,高傢立時派人騎著快馬,沿途來找高安泰。

  劉四帶人尋到高安泰時,高安泰已奄奄一息瞭。他們忙把高安泰抬進一傢客棧,熬瞭小米粥給他喂下,又請來郎中給他醫治。三天後,高安泰神志清醒瞭,臉色也好多瞭。劉四就套瞭馬車,送他回傢。

  很快,馬車來到瞭鎮上,遠遠地都能看到傢瞭。此時,街邊有個鐵匠鋪,張鐵匠正掄著大錘小錘打鐵,“叮叮當當”的打鐵聲傳進馬車裡,高安泰忽然說道:“停車!”

  劉四忙喊住瞭車子。高安泰下瞭車,來到爐子前,對張鐵匠說:“鐵匠,給你看個寶貝。”說著,他掏出一塊錠子給他看。

  張鐵匠接過來看瞭看,就笑道:“我以為是啥寶貝呢,原來是黃白銀呀。”高安泰聽瞭,忙問:“你認得?快跟我說說,這黃白銀是咋回事兒?”

  張鐵匠笑著說:“這裡面有個故事,我給你講講。”

  兩年前,張鐵匠的師弟給他傳信來,說有個大活兒,讓他趕快去南方一趟,他就風塵仆仆地趕去瞭。原來,當地有個富戶,傢中有個紈絝公子。一日,那紈絝公子突發奇想,想看看黃金和白銀熔在一起是什麼樣的,就偷拿瞭傢中的百兩黃金和百兩白銀,讓鐵匠給熔鑄成瞭新錠子,就是這黃白銀。等紈絝公子看到這黃白銀的樣子後,又突發奇想,想讓鐵匠把這黃白銀重新分出黃金和白銀來,並許諾給予重獎。張鐵匠想瞭些時日,也沒辦法分出黃金和白銀來,隻得走瞭。後來他聽說,那紈絝公子整天琢磨這事兒,腦子都有毛病瞭,其父母到處求神拜佛。

  劉四一拍大腿,對高安泰說:“這麼看來,破廟裡的那對老夫妻肯定是那公子哥兒的父母瞭,想來是怕兒子老看著這些黃白銀受刺激,才給偷埋到破廟裡的!”

  高安泰愣怔瞭好一會兒,才問張鐵匠:“你是說,這黃白銀沒啥用處?”

  張鐵匠點點頭說:“沒啥用。”

  高安泰呆瞭一呆,身子立刻軟瞭下去,劉四忙扶住瞭他。但高安泰的身子卻越來越重,越來越涼,劉四怎麼喚他也不見應聲,他竟是死瞭